十五

别关注 | 不填坑

© 十五 | Powered by LOFTER

【皓夏】一次就好8-11(完结)


8

喜欢你在每一刻
每一秒



夏天一的航班不负众望的延误成了红眼航班,凌晨三点才到达上海,看到接他的后期小哥他都不好意思麻烦别人,一路各种感谢能熬到半夜接他的都是好人,直到爬上车才发现后面竟然还躺了个人——

恩皓?!

冲着后期哥使了半天口型,
——他怎么在这儿?!
——来接你啊。
——他明天还要上学啊!
——你也要上。

夏天一翻了个白眼感到绝望,他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行了让他睡吧,我坐前面。”夏天一压低声音轻轻爬到前座。

其实看到恩皓在车后座的时候有些情绪在心底再次疯狂蔓延,一面心疼恩皓第二天大早还要起来上学却熬在这里不能安眠,一面为对方来机场接他的事情欣喜若狂——

恩皓在乎他。

不管是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在乎,他感受的到,恩皓在乎着他!
上次走之前两个人状似开诚布公的聊了一宿,表面上恢复了原来亲亲热热的关系其实都心照不宣的觉得中间多了层纸。

那次恩皓后来没有深问,他清楚的知道恩皓在为朋友之间的关系生气,可他宁愿让他误以为是这个,也不敢轻易说出那句喜欢。

爷们儿一点,夏天一。

夏天一在心里轻轻说。


“恩皓,起床了到了啊恩皓。”

到宿舍楼下已经四点多,后期哥叫了好几遍恩皓也没有反应,夏天一拎着东西看着熟睡的某人颇为无奈。

“睡得跟猪一样就不要来接我了嘛,真是自己也不嫌折腾”嘴上嫌弃着手里却把东西递给后期小哥:“我跟你讲啊恩皓,看在你来接我的份上背你上楼,仅此一次!”

朦胧中正准备爬起来的恩皓听到这句话果断躺平,起床?不存在的!睡醒?不存在的!

后期哥看着半夜回家的夏某人身上挂着大型恩皓挂件走进电梯,表示真的已经没眼看了,他已经深刻体会林墨看他俩的心情。

呵,多么伟大的兄弟情!














9





我多喜欢你
你会知道












夏天一摸着黑把人扔到床上,又摸着黑粗略收拾了几样东西,一头扑上床准备睡觉。

想到不远处沉睡的某人,夏天一内心开始挣扎。

去不去!
去不去?
要不要过去……

揉了半天被子,手指头轻轻挠着床单脑子里大闹三百回合,长长的几次深呼吸,终于挣扎着爬到恩皓床边——

天儿太冷,顶着疯狂打架的眼皮儿爬起来也还是要帮某人把衣服脱了盖被子睡,不然会着凉。

把人塞进被窝盖好被子,盘腿坐在床上看着恩皓,略显豪放的睡姿确实不同于白天的安静,只有他知道的,不一样的恩皓。

“你说你,是来接我的吗?害我还把你背上楼,自己睡得这么开心。”

“……”

“其实看到你来,我很开心,真的。”

“你不是来接我的吗,你怎么好意思睡得这么香?”

夏天一笑着摇摇头,轻轻拨弄恩皓额前的碎发,指尖停在了耳边。

“好多话面对面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说,能不能说,该不该说,趁你睡着了都告诉你吧,也算是跟你说了对不对。”

换了个姿势坐在床沿上,小心翼翼地拉着恩皓的两根手指头,看着恩皓的睡脸想了很久,似乎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你还记得我们去参加街舞比赛的那个采访吗?我们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那次。”

“你知道吗,我是真心实意说那样的话的。”

“你拿着粉丝上传到B站的那个采访给我看,指着那个‘我是夏天一,我想和恩皓过一辈子’的弹幕笑了好久,还问我真想跟你过一辈吗。”

“你肯定猜不到,那条弹幕就是我发的。”

说到这里,无意识地,拉着恩皓的手指紧了紧。

“我老往初中部跑,孙亦航笑我在初中部养了只金丝雀,魂都黏在初中部了。”

“他说的不对,我觉得我才是那只金丝雀。”

“你听孙亦航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就跑来问我是谁,你说是严美娜还是池小兰,我没说,因为你猜的都不对。”

“我知道你生气了,你一点点小动静我感觉的到的。”

“你肯定是在怪我这都不说,算什么好兄弟。”

“但是你从来都没想过吧,初中部还有你……”

“你要是醒着听到这句话肯定甩脸就要走了,还好,你现在睡着了,我才敢跟你说。”

“我也只敢在你睡着的时候跟你说了。”




“恩皓,
我喜欢的人
是你。”






大概是说完了心里话,夏天一如释重负般摸回自己床上,终于一头倒下睡了个安稳。

感受到床边忽然轻了一块儿,恩皓睁开眼睛,就着月光将原本漆黑的房间看得一清二楚。

刚换下的校服搭在床头显得屋内杂乱,夏天一未收拾完的行李散落一地,书桌上摆着几本隔壁池忆搬过来的大字典,棱角分明,窗帘微动,高楼轮廓隐约可见。似乎,连夜晚的微风都听得格外清晰。

一夜未眠。







10








在易安中学关系最好的同学是谁?
——最好啊,夏天一啊。

最想和谁成为室友?为什么?
——夏天一吧,因为已经跟他住习惯了。


夏天一在恩皓的世界里,占了最好,和习惯。














人很难分清喜欢和习惯,就像一只手机,每天都拿着它,用它,忽然丢了手机会感到恐慌,不知所措,但很快终结于有新的手机来代替。人不一样,如果没了夏天一,没有人能补上,因为他是独一无二的人。

可是,如果没有了任何人,没有谁可以代替。

恩皓偶尔想起去年某个晚上夏天一说的话,有时候甚至怀疑是他那天睡昏了头出现的幻觉,可是没有,他清醒的很。

公司年会的时候,巧合一般,恩皓和夏天一合唱了一次就好,有些说不出口的话,他能感觉到对方告诉了他,明明白白的真心摆在眼前,却还是犹豫了。

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甚至分不清对天一是喜欢,还是依赖,亦或是习惯。

或者,占有欲。










过完年回上海的时候,恩皓的头发被剃得很短,露出了额头,还有耳垂,孩子气的厉害。夏天一看到的时候觉得丑的很可爱,总想对人的脑袋上下其手,事实他也摸了,边笑边揪对方的头发,挨了一顿暴揍。

其实他想亲亲恩皓的耳垂,真的很可爱。

会被打断腿吧。

不知道是不是长大一岁的缘故,在练习室或者宿舍,总会有触摸恩皓的想法,可是会很奇怪吧?忽然碰一个男生。

刚好竞演舞台的分组抽签救了夏天一,他跟恩皓不在一个分组,这意味着他不用随时随地对着恩皓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走神,没有办法说出来的一些事,避开会比较好吧。

去年末的时候公司来了很多二期生,小不点大不点的把练习室塞得满满当当,之前感觉还不是那么明显,年后回来随着公司的一系列活动策划比赛,恩皓跟天一这两位形影不离的“校霸”,竟然在宿舍以外很久没见过了。

“夏天一,你睡了吗?”

“他估计是太累了,回来就睡着了。”同宿舍的人已经在床上躺着准备休息。“你怎么这么晚?”

“有点事耽误了,你先睡吧。”恩皓拿着毛巾往浴室走,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最近排舞压力有点儿大,以前随口一喊就有夏天一冲过来一起扒动作,录视频,旁边总站着个与你同步的人。

最近这个人不见了。

刚开始倒还好,忍忍也就过了,可每次往旁边一挥手,一转头,随口一喊,却没有那个人的身影的时候,竟开始觉得心里不安。

四月,梅雨季节的天气总是忽冷忽热,这两天闷得实在是让人难受,凌晨一点,夏天一从床上热醒,打开窗子透气,想了想还是摸着黑下楼找水喝。

路过餐厅时却看见个人影坐在角落,以为半夜见鬼吓得尖叫破音直接摔地上。

啪——

“恩皓!你半夜不睡觉坐这儿吓死人!!!”待灯打开看清坐着的是恩皓之后瞬间掐灭了抽死这人的冲动,随即脑子里冒出来一百万个问号,恩皓?怎?么?了?

“夏天一我们谈谈。”恩皓说。

看着一本严肃的恩皓夏天一基本上被搞懵了,凌晨一点?!突如其来?!谈啥子?!他最近没有惹恩皓吧!他确定两个人没有吵过架!难道是恩皓有什么难处了吗?!急到半夜不睡觉坐在这里关灯思考?

“夏天一我们谈谈。”恩皓干脆走了过来,蹲在还处于发懵状态的夏天一面前,双目如炬,瞳孔漆黑。








11




“有件事,我知道很久了,想问问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夏天一还维持着摔倒在地上的姿势靠在墙上,恩皓半跪在地上,盯着对方好看的丹凤眼,不知不觉把手撑在墙壁上,像是要把对方圈起来。

“你在说什么?”夏天一被恩皓突如其来严肃的气场吓懵了,半天应不过神儿来,干巴巴的接话。

恩皓有些无奈,歪头叹了口气,撑在墙上的手仿佛更用力了:“去年,我跟后期哥接你,那天晚上,你坐在我床上说的那些话。”

夏天一用力眨眨眼,眼睛开始往左上方瞟,开始思考恩皓说得是哪件事——等等!后期哥接他一共就那一次!!!

瞬间只觉得头皮发炸!恩皓那时候就知道了?!不可置信的看向恩皓,却发现对方眼里一片不容置喙的坚定,眼神像是要把他拆吃入腹。

他敢肯定,他现在要是敢说一个不字恩皓能把他的脑袋锤爆。

可是恩皓那么早就知道他的感情了吗?为什么从来不躲也不说?现在?

“想起来了?”恩皓盯着夏天一,这人大概是之前热得,脸上的薄汗未干,白皙的面庞更衬得唇红齿白,有点,性感。

“你那么早就知道了?”夏天一被恩皓壁咚在墙上,两个人近得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本就不指着恩皓回答,伸手抓住恩皓撑在墙上的手用力一拨,从地上跪起来伸腿把恩皓往墙上顶,瞬时两个人掉了个个儿。

恩皓感觉有热气撒在耳边,痒痒的,浑身像是被电流穿过一般,只听见夏天一说:“忽然气势汹汹的来问我,我觉得,你是想好了。”

“……”

“你半夜三更不睡觉就是在想这个?”还没等恩皓做出反应夏天一忽然离得远了些,声调也变高了。突如其来的质问.jpg

“……”

“谁让你因为这种事情苦恼到半夜不睡?而我这个始作俑者却躺在楼上呼呼大睡的?”话里话外是对恩皓不睡觉的责备,与心疼。

“你那天说的时候可没考虑过我还能不能睡着!”恩皓死死盯着夏天一的眼睛,随时准备能把夏天一锤爆的眼神。

“恩皓,我喜欢你,是一直存在的。但是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为你现在想清楚了。”夏天一深吸了一口气。

“是。”

话音刚落,夏天一的唇已经贴上恩皓的,用力撕咬一般,热气喷洒在恩皓的脸上,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恩皓试图夺回主动权,对着夏天一下唇咬了一口。

“嘶——”夏天一倒抽一口冷气,口腔里瞬间蔓延着一股淡淡的咸腥。

“出血了。”恩皓说。

“这么狠吗?”夏天一吊起的眼角拱出一条向下蜿蜒的弧线,眼角带笑。

“是。”恩皓说:“我喜欢你的代价。”

“值的。”

夏天一想说,值的,你喜欢我,做什么都是值的。



也许是准备说开前神经崩得太紧,又或许是夏天一态度太坚定而让恩皓产生了信任感,拖着某人从地板上爬起来的恩皓忍不住微微上扬嘴角。

“夏天一,以后你只能说最好的朋友是我。”早就打翻了陈年老醋的恩皓忍不住想任性翻旧账。

“你已经不是朋友了,是男朋友。”

“……”满分回答,恩皓忍着笑继续翻:“去年录说晚安的时候轩轩当着我的面说关系最好的是你。”

“轩轩是谁?”夏天一可以说求生欲很强了

“我找你录视频的时候你不能帮别人拍顾不上我。”

“之前不帮你拍是故意的。”

“???”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抱你,亲你。”夏天一说到一半还觉得自己有点委屈“我只能躲着你点走。”

“额……你还是继续故意吧。”恩皓差点被夏天一笑得呛死。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恩皓能感觉到夏天一的喜悦与兴奋,对方眼睛亮亮的像是装进了整条银河。经过了这么久若有若无的猜测与试探,有些话一定要说开了才好。

“夏天一,我不是因为你对别人好,什么占有欲作祟才想跟你在一起的,也不是因为这一年我们形影不离有了依赖性才跟你在一起的,你不要觉得,我是怕你不属于我我才急忙忙的想把你绑在身边,我想了这么久,想通,是因为我喜欢你。”

“我都知道。”

夏天一看看恩皓,在他嘴角印下一个轻轻地吻,小心翼翼,视若珍宝。

恩皓,我喜欢你也是,因为你是恩皓,是我的骄傲,是没有人能够替代的独一存在。

感谢遇到你,感谢你相信我,未来有我。






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

他全都知道。

评论 ( 7 )
热度 ( 1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