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别关注 | 不填坑

© 十五 | Powered by LOFTER

【源轩】抢亲

脑洞

细节部分自行脑补

背景是这样的,宫里要选妃到适婚年龄的小妹妹都要进宫,宋家二房的大娘子心里慌得一批,她家大姑娘从头到尾就是个男孩子,当初要不是为了保命断不会让男娃当做女娃儿养,费心费力瞒了十五年要是真进宫了全家都要死翘翘,于是找了一批人上街抢亲赶紧把儿子嫁出去。

张歪是进京赶考的小相公,好好的走在路上稀里糊涂被人打了一顿绑起来换了喜服摁着脑袋拜了堂扔进洞房。

张歪气的要死对着红盖头拒绝十连。

“有本事你接着绑我,我死也不会掀盖头的!”

然后红盖头没说话,盖头底下飘出来一张纸【掀】

张歪着魔了颤颤巍巍把盖头掀了,定神一看我靠这么漂亮个大姑娘?!

“你这么美为什么还要抢亲?”...

【源轩】消亡

宋玄×张专员

第二人生背景

报社

程以鑫跳楼了,天台上的保险绳根本就没有拴住

敖三疯狂报复在场的每一个人

伍扬的公司一蹶不振

宋玄被急匆匆打包送出国

同行的还有一个准备卖到国外的狗仔张专员

宋玄想见陶桃,陶醉,甚至伍总,哪怕简亓

可偏偏只有一个被打得不成人形的张专员

他哥不肯见他

他哥的手段厉害得很

干脆绑着那个造了他无数谣言八卦杂志的主编

结婚了

在神父面前许愿见证了的那种

等他哥知道这件事的时候

他已经和这位狗仔大队长赤身裸体躺在一张床上

做什么不用说也知道

大队长说你用不着这么糟践自己

就为了板正他哥,方式不对

没用

宋玄被看不起的人...

【圣诞限定 第四棒】你潜规则我啊(番外)

本文为命题作文《亲亲抱抱举高高》的第四棒

对我就是那个最后一棒

感谢沙雕文姐妹们的支持


本文为

潜规则番外篇

与前文关联不大

可放心食用



01 亲亲

圣诞节宋亚轩要参加一个打歌节目录制,可以说是这两年很难得的做的比较好的打歌舞台,又是圣诞限定直播,对于一直以来停滞不前的音乐工作可以说是很重要的一步。

所以,圣诞夜不能和张真源过了。

宋亚轩一直没觉得西洋节日需要怎么特别认真去过,感受一下节日氛围就好的事情,可现在有了他们家张导演那也确实是一刻也不想分开。

“轩儿,我听说你要上打歌节目我给你录了VCR你看行不行?”

宋亚轩站在舞台上愣了一秒,张真源?!舞台后面巨...

1128易烊千玺生日快乐

云² 安排上了

我喜欢我同桌

口水话速打

点开了就一定要看完

01

今天是高中开学第一天,升旗,领导讲话,没什么意思,不过我们班惊现一个极品帅哥,就站我旁边,我有点紧张。

算了,我自己的日记编故事骗鬼看,我旁边站着的是张真源,就是那个挺出名的经纪公司的挺出名一个练习生,准备出道的那种,就是在开学前出道未遂了——

额,并不

我不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看到他我觉得这人巨特么跟旁边一群瓜菜脑壳不一样,站在人群里特别好看,巨有气质,学校的基佬紫校服在他身上都穿出一种校草范儿。

不!他就是校草!!!

本爸爸这一秒封的!

日妈这么靓的仔不出道不是刚好便宜了我吗?

和明星做同学(哦并不划掉)——

和未来超级大明星做同...

哥,有话好说(ABO)10

10

医疗队赶到的时候方翔锐差一点就要被完全冷冻了,除了抑制剂的不稳定,方翔锐似乎完全进入了天赋觉醒的斗争中,已经失去了意识。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林墨怀疑方翔锐可能是双天赋觉醒的时候就通知校长了,只是没想到这么突然,医疗队都是从上面申请特调的,方翔锐也会送过去治疗,会好好回来的。”

送走了方翔锐,六人战队的队长何洛洛也赶过来带走了展逸文,五个人坐在常待的集训室里一言不发,气氛仿佛又回到了去年林墨天赋觉醒的那段时间,没有人知道他能不能活着回来,哪怕失去天赋,一无所有,只期盼他活着回来。

“你们,不要这样,我四种天赋觉醒都活着回来了大家……乐观一点。”沉闷的氛围压得人喘不过气,饶是林墨想...

【源轩】你潜规则我啊(下)

本集由小妖精友情演出

关爱小妖精人人有责

关爱经纪人……

嗯,也可怜巴巴的

13

大到工作日常,小到一盘青菜的咸淡,你来我往的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仿佛又恢复了以往在片场的熟稔,甚至更甚从前,中间发生的龃龉也仿若烟消云散,了无痕迹。

可这样的亲密关系,总不能再更进一步,两个人都有些焦心,却也再无人上前一步捅破那层窗户纸。

电影的后期制作已经到收尾的阶段,宋亚轩听说了张真源似乎有新戏要拍,问了几句决定去新片场探个班。

14

张真源长了一张第一眼看上去并不好相处的面容,加上之前崭露头角收下的多是国外一些名头很大,含金量也较高的奖项,总让人觉得不太接地气也不好相处。

刚开始组里的演...

【源轩】你潜规则我啊(中下)

我也没想到竟然还有中下

09

录音棚里,宋亚轩已经完成了片尾曲的录制,张真源坐在外面听到监听音响里传来的声音,深深震撼。

完全不输于圈内大牌歌手的嗓音,戴上耳机站在录音室里的宋亚轩像是换了灵魂,不再是他见过的那个懵懵的小孩样,浑然天成的气场与音乐融为一体,这才是那个人真实的样子。

比片场的小宋老师更有趣的是宋亚轩唱歌时候的灵魂吧。但无论如何,那个人都是他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看着他,眼中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的青年。

张真源嗓子有些发干:“好久不见……”

对方看着他伸出的手缓缓将视线上移,四目相对,随即像是看到了无关紧要的什么东西一样,平静的移开目光。

擦肩而过。

宋亚轩走了。

张真...

刻意模仿04

宋亚轩×张真源

拉郎大三角

三观不正

真的不正

13

不可说

https://shimo.im/docs/b0jE6U7jA0UCPLBN

14

张真源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被宋亚轩强了,尽管那个人是他深爱的,宋亚轩。

“……出去。”

所有的爱恋和思念在这一刻变得茫然不知所措,他心里的宋亚轩是那个缠着他依赖他对所有人和事都有礼貌的孩子,现在的亚轩,不一样了。

也是,谁在经历了五年的时光还是一层不变的呢。

将思念了五年之久的人赶了出门,张真源蹲在沙发边的地上,身体是剧烈的疼痛,带着黏腻的难受,怎么会变成这样?

没有忘掉亚轩出门时一双懵懂无助的双眼,也无法...

刻意模仿03

于泽宇×张真源

宋亚轩×张真源

拉郎大三角

三观不正

没有逻辑

09

张真源:“你回来了。”

宋亚轩:“我想你。”

10

阳台边儿上,两个年轻人静静地望着。阳光照在张真源的身上,投下的阴影刚好落在宋亚轩身上,让他整个人置身于黑暗之中,一明一暗,仿佛本就是一体。

张真源拉着宋亚轩的手坐在沙发上,他有好多话想问他,想问他这些年去哪儿了,过得好不好,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一直留下来?他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问,他还想问当初为什么抛下他说走就走。

“你……”

“真源,你有男朋友了。”宋亚轩歪头看着他,记忆中那张软软的白团子一般的小脸变得削瘦,眉目清晰,棱角分明...

刻意模仿02

于泽宇×张真源

宋亚轩×张真源

拉郎大三角

前方朱砂痣预警

真爱准备出场

02
真源,救我!

真源,你在哪儿!

真源,真源,真源……

真源,我喜欢你。

“别走!”

03

张真源是被噩梦惊醒的,嘴里念叨着那人的名字,说是噩梦也不尽然,梦里那个人是他日思夜想埋藏在心里的人,能在梦里听到他的声音也是好的,尽管这个梦让人心惊。

平常张真源做梦魇着了于泽宇总会抱他紧紧地,亲吻他的额头告诉他我在这儿,摸了摸枕边没人,半只脚往旁边探了探被窝已经凉了,忽然想起对方昨天说的今天有工作,大概一大早就出去了。

从床上爬起来去厨房倒水的功夫已经见着泽宇贴的三张便利贴。...

刻意模仿01

于泽宇×张真源

小破车

拉郎大三角

全是私设

没有逻辑

别带脑子

黑化病娇随意出没

小破车 https://shimo.im/docs/6WzfA2ICTqMkaJ06/

于泽宇和张真源是一对恋人,泽宇温柔甜美,真源性子极好,任何人看着这一对都觉得大抵是过着温馨幸福小日子的一对,让人羡慕。

只有于泽宇自己知道,张真源,爱的从来只是另一个人,一个拥有完美的五官长相甜美的男人,就算是在性事上,张真源也说不出一句爱他。

他,只是那个人的替身。

仅此而已。

【源轩】你潜规则我啊(中)

你潜规则我啊(中)

05

拜小宋老师观察所赐,最近半个月,张真源总感觉有道目光盯着他,今天早上尤为明显,环顾四周,愣是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小赵啊,你觉没觉得有人在盯着我?”

“盯着您?”小赵环顾四周,不解:“不都盯着您呢”

“……”说了也不明白,此盯非彼盯:“行行行,那个,宋亚轩明天就杀青了,你去准备点东西,我们剧组也表示表示。”

“小宋老师啊,这么快就半个月了。”

张真源没接话,他也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原本听说宋亚轩歌手出身这么多年也不怎么愿意接触影视圈子,迫不得已才来客串这电影,可没想到做事还挺认真。

就音乐圈那半死不活的市场,估摸着这位以后可能得转行。

拍完最后一场,...

【源轩】你潜规则我啊(上)

你潜规则我啊(上)

老好人导演真×小祖宗歌手轩

01

    张真源在圈子里算是特有名气的年轻导演了,一部电视剧硬拍出艺术电影的味道,在大把追求快节奏快生活的年轻市场里竟然也收获无数追捧,一炮而红,隐隐有要压住许多前辈一头的锐意了。

    “这么年轻就出名的导演,要么恃才傲物,要么作风不好么,怎么让我接他的片子?”

“祖宗诶,他什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就是去客串打个脸熟又不指着靠拍戏吃饭。”

“万一呢……”您的小祖宗躺在沙发里随口接嘴。

“你的万一要是成真了,上过张真源的戏那也是良好开端,为你制霸影视圈打下...

【钶叶】我有牵红绳01

闫钶×叶筱傲

一条红绳惹出的中二病少年暗恋之路

别扭傲娇钶×口是心非叶

01

闫钶,十五岁,自诩易安胡同最帅的崽,原本是天府人,小学快毕业的时候搬过来至今也有快三年,一口西南官话飙出来常常听得人目瞪口呆。

这天这位天府帅崽一如往常搬了个小马扎坐在胡同口扮胡同大爷,有一下没一下装模作样摇着一把济公蒲扇摇头晃脑。

“闫大爷,您的爽歪歪到了,麻烦签收一下。”

“朕知道了,退下吧。”

“你是不是欠揍?”

“年轻人,不要毛毛躁躁,要冷静啊。”

“闫!钶!”

“好好好好好,陪你去陪你去,不就是漫展嘛我陪你去!你男神,明天去漫展,我知道了!”

申义晟不满意,非...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