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别关注 | 不填坑

© 十五 | Powered by LOFTER

【乐真】懒得想没名字系列(完)

乱写,随便看

还写了这么长必须想个名字orz

要不然就到这里烂尾吧???(*σ´∀`)σ

————————————————————————————————————


胡真其实是个温柔到骨子里的人。这是米乐与胡真接触很久以后得出的结论,但接触的时间越久就越是被胡真的温柔吸引,也越是讨厌胡真的善良。

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胡真渐渐地不再被校霸那一帮人盯着了,但很少有人知道米乐其实每天都送胡真回家,两个人经常在胡真家附近的小饭馆吃饭,从相对无言到有说有笑,米乐就愿意看着胡真。

“你知道吗?今天林说疯了,上课的时候他打了XX一巴掌,然后老师就问他为什么打XX,林说就说是XX先打他的,然后老师就问他,狗咬了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不成?林说想了一下,他说,要。”

“……”

“哈哈哈哈哈哈你说林说是不是疯了?到底吃错什么药了啊。”

“吃菜。”给胡真碗里添了几筷子肉丝,米乐笑不出来,他从来不会觉得同学间的什么琐事有趣或者有什么可值得拿出来交谈的地方,可胡真就能笑得这么开心。

“唔,你也吃,你每次吃饭都还没我一半多。”胡真看了看米乐碗里,上桌起就两根青菜摆在那里,动都没动。

“好。”米乐微微一笑,不想对方担心,嘴角拉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弧度。

米乐虽然经常用拳头解决问题,但人倒是挺敏感的,他也渐渐发现在学校,只要他远离胡真,胡真就能交到许多很有意思的朋友,不用再跟那个,在一起。

胡真察言观色的本事其实一般,但自从进了台风十八中以来,周围异样的目光就从未停止,更何况,一个人高兴不高兴他怎么会感受不来。他能感觉到现在的米乐,心事重重。

之后的饭桌,就安静很多,胡真在等,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米乐肯定有话对他说。米乐也在想,怎么样让胡真离向南远一点,向南,可不是什么好人。

其实以前他们就聊过这件事,胡真说:“可是向南一个人的话,会很孤单啊。”

“你不能不欺负他吗?”胡真说。

可是怎么可能放过向南呢?像他那么恶劣的人。米乐还记得因为胡真给向南求情他当时挺生气的,恶狠狠地说:“我的事你别管。”

结果倒好,胡真整整半个月没主动跟他说话也不对他笑,气得米乐把账全记在向南头上,有事没事找向南的茬,结果可倒好,胡真越发跟向南黏在一块儿。

米乐更加生气。

不能直接问胡真跟向南分开没,问向南跟吴措总没错了吧?这俩人在一块准把他们家胡真扔一边!

“向南他……还跟吴措在一块儿吗?”

胡真抬头眼神猛的撞进米乐的眼睛,对方眼里似乎带着一丝紧张与小心翼翼。米乐在担心?能让向来老子最大的米乐都小心翼翼的人?

——向南?

想到这里胡真有些难受,之前他们就因为向南的事情吵过一次,也不能说是吵,在米乐说出那句“我的事你别管”的时候,胡真就忽然反应过来,米乐此时此刻对他多好多关心,终归不是平等的朋友关系,米乐大少爷的心血来潮,他只能陪着。

再后来两个人都闭口不提向南,渐渐又能坐在一起吃饭说话,有时候氛围轻松到胡真自己都要信了,是他跟米乐关系很好,很好很好的那种,可每当第二天回到学校,米乐那视若无睹的眼神真实的会刺痛他。

而从头到尾没变过的就是米乐对向南,一如既往地“恶劣”。而这种恶劣在胡真看来就有如小学的男孩越喜欢哪个女孩就越爱揪她的辫子,往她文具盒里扔小虫子一样,米乐从来没真正伤过向南。

“向南啊,我今天中午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什么也没说,估计又吵架了吧,不然也不会和我一块儿吃饭。”

“哦。”米乐听着胡真话里有些失落的声音更加生气,向南是什么天仙啊引得他们家真真一次两次因为他难过。

看着米乐脸色更黑,胡真心里更凉,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一句话不说吃完了整顿饭。

吃完饭两人面对面坐着,胡真低着头,吃饭时他想了很多,米乐是个很好的人,看起来凶巴巴的但经常说很多有趣的事情,要是真的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就好了。

“你刚刚问向南,是想和向南做朋友吗?”胡真看向米乐,语气里说不出有什么情绪。

“关向南什么事?”米乐蹙眉,一时跟不上胡真的思路

“其实你不要那么凶,像平时我们吃饭这样就很好,我觉得你是个好人向南他一定……”

“等等等一下……我没听错吧?”米乐假装掏了掏耳朵:“这位胡真同学你是在给我发好人卡???”

胡真一脸懵逼继而紧张万分急忙解释:“没有没有没有不是不是不是……”

“那是什么?”

“我是想说你想跟向南做朋友的话就直接去跟他讲,不要一直欺负他——”

“你敢指挥我?”

“……你是个好人……”

“还说不是发好人卡?”

“……”

胡真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米乐看着紧张得急得团团转又不知道如何表达的胡真心情大好,忍不住又逗他:“那是什么?你想说什么?真真?”

胡真这是第一次在日常生活中从米乐嘴里突如其来般听到叫他真真,整个人都呆滞了,就像时间停止。平时会叫他真真的都是关系特别亲密的家人,那些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人,米乐这一声真真,叫的人心里有些酥酥麻麻的痒,像是夹杂了些许别样的情绪,胡真觉得,他们的关系好像忽然变得亲昵甚至有点——

暧昧。

面对米乐的提问胡真半天说不出话,傻愣愣地看着他。此时的米乐也看着胡真,有些心里滋生的情绪想法似乎到了破土而出的时候。

“胡真,我做事从来都是跟随自己的心意想做就做,跟你在一起,与别人没有关系,只是因为你。”

胡真愣住了。

“你还没有听明白吗?以前的事是我不对但是现在我天天陪你放学跟你一起吃饭,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胡真僵硬了。

“什……什么意思……”

看着胡真微微泛红的脸和忽然僵硬的表情,米乐: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我我……我是说……”米乐忽然头大,他也意识到现在仿佛冒着粉红色泡泡的气氛歪得有点不像话,他刚刚都说了些什么沙雕话啊?

“我是在跟你道歉,对,我给你道歉。”

说完米乐整个人都僵硬了,道歉?他米乐堂堂竟然跟人道歉了!!!可是相比那种沙雕的不像话的表白场景才更让人崩溃!!!米乐内心滴血。

反倒是胡真,眼睛一亮,笑得眉眼弯弯答道:“我知道了。”




















米乐:你知道个屁!








评论 ( 7 )
热度 ( 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