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别关注 | 不填坑

© 十五 | Powered by LOFTER

敖三的情书【敖桃】06

第六章 求不求婚是件大事

陶桃患过抑郁症的。

这事只有敖三跟陶醉知道。当初陶桃跟简亓分手,很长一段时间逼着自己疯狂工作,像是有点强迫症似的连带着对身边的人都苛刻起来,倒不是说什么失恋受的打击,越是优秀的人就越容易钻牛角尖,陶桃跟自己较劲儿谁也插不上手,但说到底简亓还就是她那开关。

高中的时候,陶桃就看了简亓一眼回来便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就为了追着简亓跑吧,可对方连她是谁都不知道。信誓旦旦的说对方一定会上那所大学,毫不犹豫的走了艺术这条路,结果还真让她说对了,他们俩倒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他的优秀,只有那所学校配得上他,如果我比他更优秀,他的选择就只有我。”

陶桃的锋芒,是曾经吊儿郎当的敖三靠近不了的,只有简亓那种同样耀眼的人,两个人放在一起强强联合,金童玉女,天造地设。就连陶醉见着简亓,也被对方气质手腕为人处世吃得死死的,不然也不至于出了陶桃这档子事,陶醉跟简亓还能和平共处。

最开始发现陶桃不对劲的自然是唯一的亲弟弟陶醉,那时候陶桃已经在深度发觉站稳脚跟,并一度跟同为新人的简亓明争暗斗,你死我活,简直到了不断了对方后路誓不罢休的地步,公司都传他俩是不是刨过对方祖坟,陶醉一看这不是她姐的风格啊,扒皮拆骨冷血无情公司里都快把陶桃传成女魔头了。

刚好那时候AZY跟深度发觉接洽合作,敖三打着合作的旗子往陶桃身边凑,顺便把功劳都往她身上推,陶桃承了他这个情自然往来会更多,敖三偷偷摸摸关注她那么多年,于是也觉出了不对劲,跟陶醉两人一合计,趁着拿下大案子强行给她休大长假,扔出国看心理医生了。

好在陶桃不想死,病的也不严重,自己有那个意识之后吃吃药调调心态,敖三陶醉也常常陪着,走出来很快,偶尔犯病自己也能压的下去,那段时间敖三刷脸率可以说是相当高,就差睡别人家门口。

大概是命运不眷顾敖三,追人追到家门口了,两人关系飙升的时候AZY出事,董事会都快把他炸了他才恋恋不舍回去处理事物,再往后就是全国各地奔波等闲下来黄花菜都凉了。

好在他快狠准的向陶桃投出一个敖炫炫,时不时还是可以去陶桃跟前刷刷脸。

敖三兜了大半个欧洲,买了一堆所谓的古董宝贝,千奇百怪,大至嶙峋怪石,小至化石琥珀,有的贵比钻石,有的贱如草环,还有从当地人家里强买来的说是祖传猫眼却黑不溜秋的东西。

这些宝贝被敖三啪的一声全扣进了大箱子里,长叹口气干脆把脚搭在箱子上。

“我觉得这些东西配不上她。”敖三叹气。

电话那头直接被他逗乐了“三儿,你怕是觉得全世界就你配得上她。”

“小伙子,你很有前途,来我的公司上班吧。”

“说正经的,你什么时候去找她?她现在可是重返校园了,我可听说了身边追求者不少。”

“隔着太平洋,你听说的可真多。”

“真的,昨天我见着陶醉了,亲弟弟说的。”

“……”敖三腿也不晃了,猛得坐直身体“知道了。”

陶桃从心理医生那边出来,看着手机里的好几通未接来电有些走神,想起医生的话又看到未接来电的名字嘴角泛起苦涩。

“你精神状态一点都没有问题,失恋而已,只是反应比较大。”

带着满脑子的不可思议和不得不承认,她对敖三,好像真的有不同寻常的占有欲,而她发现的太晚,对方要结婚了。陶桃不由抬头望着天花板坐在沙发上颓然的想着,在恋爱这种事情上摔倒两次,陶桃,你怎么这么惨呢?

想着,又觉得伤春悲秋的自己有些好笑,摇摇头准备回个电话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是敖三。

“在哪儿呢?打你电话也不接。”

“医院,刚手机不在身边。”

“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怎么好端端的来美国就给整进医院了?现在怎么样?哪个医院?我——”

“哎你想多了,我没事儿,我是去看Tina了。”

“Tina?”敖三愣了个神,Tina是谁?

“就是以前,我在中心医院看的那个心理医生,想起来了吗?蓝眼睛金头发那个英国人。”

“哦……没有。”

“……”

“你刚刚说你去见心理医生?出什么事了?有什么你跟我说别硬扛着!”

“三爷您可真会抓重点,我是去看看Tina医生,不是看病。”

“哦——行,中心医院是吧,你在那儿等我,过来接你。”

陶桃无奈,这都什么人。

等等。

敖三来美国了?!除了感慨一番人还真是不能念叨之外,陶桃心跳如雷。

许是隔了几个月再见着敖三爷,看着敖三举手投足间透着的不羁竟然也十分安心,以前可是最怕他这副放浪形骸的的样子的,果然心境不同了?

“上车。”

陶桃上车,她现在对着敖三总觉得有丝丝别扭,更何况眼前这个人马上就要成为已婚人士。

“听炫炫说,你要结婚了。”

敖三沉默了一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以为她是所有的伤痊愈了想通了才出的国,可心理医生这一出实在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陶桃不愿说,并不代表事情没有发生。

他太清楚陶桃,没到自己控制不住的那一刻根本不会求助于人,更何况是心理医生,她即使是说谎也半真半假理直气壮还显得一副特真诚的样子,这点跟那个简亓一样讨厌。

按原本的计划,陶桃放下过去,他也拿出底气真真实实的去爱她、照顾她一辈子,可对方要是根本没有走出来呢?

敖三犹豫了。

“怎么了?新娘子悔婚了不成?这么严肃。”

“我……”敖三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盯着陶桃好奇的眼睛看了好几秒,忽然有些慌张的挪开视线:“怕她不想跟我结婚。”

“噗嗤,没想到这种话有一天会从三爷嘴里说出来。”陶桃心里微酸,有些嫉妒能让敖三说出这种话的那个人。

“我说出来很奇怪吗?”

“不想跟你结婚的人一定眼光不好。”

“是啊,我也觉得她眼光不好。”为了个简亓瞎了那么多年,敖三撇嘴:“不过我眼光好就行了,以后不能让她再瞎下去。”

陶桃没有接话,牵强的扯了个笑脸恭维一句三爷真是浪漫,面上却丝毫未变仿佛真的只是听到老友要结婚一般道一声恭喜。

敖三看着陶桃冷艳的面颊,更加没了底。


评论 ( 2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