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别关注 | 不填坑

© 十五 | Powered by LOFTER

【敖桃】敖三的情书03

第三章 旧时光·三爷的情书

三爷的情书。

阿桃是个不学无术的非主流大姐头,刚上高中就已经染了一头绿毛,涂着厚厚的睫毛膏,顶着一张血盆大口横行校园。虽没有见人不顺眼就动手的毛病,事实上她也没有动手揍过谁,可在旁人眼里她就是个智障加神经病。

用成年后的她来形容当时她就是俩字儿,可爱。

为此,阿桃的弟弟一脸宠溺的看向她,张嘴就来“我姐姐说得都对。”

抛开弟弟的粉丝滤镜,对血肉亲情的无限吹捧,还真有一个瞎了眼的人也觉得她可爱,那人姓敖,敖三。

阿桃第一天上学就把食堂的餐盘扣在了敖三光滑柔顺又飘逸的脑袋上,汤汁顺着他素净的面庞滑落,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珠泛起水雾,茫然,整颗头散发着红烧里脊的香气。

手滑。

“抱歉……”阿桃为自己的手滑感到绝望。

那时候的敖三还只是敖三,并不是传说中的敖三爷,敖三一脸懵懂的看向始作俑者,是个特立独行的女生。闷青色的头发衬得她皮肤很白,眼睛特别大,可能比他的还大,嘴上的口红是时下最流行的豆沙色,艳丽明媚。

一旁的程以清看着敖三万分狼狈的样子,又看着阿桃这嚣张的作风打扮,心中有了判断,本着不打女生的原则也不愿与非主流桃多做纠缠:“行了行了赶紧走,别再碰见你就行。”

阿桃见这态度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吹了声口哨拍拍屁股走人。

从那天起,敖三的目光总跟着阿桃那头打眼的绿毛走,桃桃是真的很可爱。

“又看那个非主流!”程以清无奈摇头,鬼知道这位兄弟走了什么火入了什么魔,非要觉得八班那位年级大姐头清纯可人,奉为女神。

“年轻人,你不懂。”敖三说。

程以清笑着摇头叹气,没想到他们家三儿还是个痴情种子。就是眼光不太好,然而事实证明,看走眼了的是他年纪第一程以清。

这是后话。

敖三每天只要见着阿桃的绿头发在学校里招摇就觉得特满足,不是那种一直盯着她看,就是不经意间看了她一眼,然后觉得自己都变得像她一样开朗,敖三形容不出那种感受,反正在他心里陶桃就是独一无二最好的那个,哪怕她把饭菜倒在了他脑袋上。

她又不是故意的。

陶桃之所以能在校园里横行无忌,特立独行,全仗着自己有个为学校捐了一栋楼的爸爸,校董事也得捧着她家三分的那种,货真价实的学校小公主一点儿也不为过,所以,总有不服气又不敢挑战她权威的,在背后给她编故事放嘴炮。

最后那些人都让敖三给揍了,理由无非是走路撞到三爷没道歉,做操挥手打着三爷没道歉,上厕所瞄了一眼三爷的小jj……

于是,高一新生中快速的出现了第二个智障人士,敖三,江湖人送外号敖三爷。也就程以清那王八蛋一天到晚三儿三儿叫得欢,活跟什么特殊情感的女人一样,揍他又是一场互殴,反正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不差他这一句两句。

也许是高中生荷尔蒙分泌旺盛,加上三爷跟程以清这两张校草脸的buff加成,敖三为阿桃打了那么多架回头忽然发现,自己招一招手就多得是女生给他递水擦汗,心想,完了都打出名了还有这么多女孩子围着阿桃会不会以为他特别花心不喜欢他?

“我有点慌。”敖三说。

“什么?”程以清吃着烤肠盯着篮球场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喜欢她。”我怕她不喜欢我。

“你这不是废话吗?”不喜欢别人还背地里为了她打那么多架?

“她都不认识我。”

“你想多了,你的大名现在已经如雷贯耳,高一年级有个别人碰到他衣服都会打人的智障的事情已经传遍学校了。”

“你还笑!这鬼理由都是你编的!”

“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好不好,我为了你我都成了专给那个打人智障望风的神经病!”

“那真是委屈年级第一了。”

“就是。”

“……”

“诶,你听说你要挑战年级级霸陶桃的事儿了么?”

“谁又给我编故事?”

“有图有真相,高一年级人气校草敖三约架绿头女神陶桃,今晚放学博物馆小树林,三爷桃姐不死不休。”程以清掏出手机语气欠揍地对着屏幕上的帖子一字一句念了出来,念完还用手机屏幕对着敖三晃了晃。

“什么鬼!我明明是约她表白!”敖三脑子轰一下炸了,谁又给他编故事?怎么就传成两虎相争不死不休?!陶桃误会他了怎么办?!再说了他偷偷给阿桃递的纸条怎么就被发到学校论坛全校皆知了呢?!

“表白?!”

程以清表示震惊。

好半阵儿程以清才缓过神来,翻了翻手机随即两眼一抽,恨不得将手机砸敖三脸上,说:

“您,这是表白吗?”

陶桃:

放学别走!

今天晚上七点整,

博物馆小树林见。

——敖三。

陶桃收到敖三下的战书有点懵,近来势头很猛的三爷嘛,架没少打,彩没少挂,偏偏长得白白净净一双大眼睛瞪圆了萌得跟个球似的,约架?

“桃姐,你也看了三爷小jj?”

“滚。”陶桃两根手指捏着手里的字条看了半天,想不出敖三约架的理由是啥。

“那他什么找你约架啊?”

“我怎么知道。”

“你得罪他了?”

“没——”话说了一半忽然住了嘴,她想起来了!开学时她把一盘子饭菜倒在一男生身上,怪不得怎么老说敖三有些眼熟,满脑袋糖醋里脊那人就是敖三啊!

他这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也太没品了。

竟然是这样的三爷。

啧。

中二病的男孩子啊。

陶桃摇摇头,把手中的纸条丢到一边。级霸这种称呼,太难听,不要不要。

“他爱干嘛干嘛,今天接我弟,没空。”

陶桃也没想到她随手一扔的纸条还能被人捡走在论坛上开了个直播贴,帖子顿时被顶到最热,全校皆知。

评论 ( 6 )
热度 ( 60 )
  1. 💋啦啦啦啦啦啦啦十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