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别关注 | 不填坑

© 十五 | Powered by LOFTER

易燃易爆炸·第二章

第二章

宋亚轩为自己轻易上了这人的车感到生气,分明是来找茬的却被对方轻飘飘一句话蛊惑了,现在坐在限量版的别克车里,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你去哪儿,我送你。”

“张仕翀今晚在哪里摆宴爷就去哪里。”小样儿,就不信如此折辱张仕翀作为他家的晚辈还能沉得住气。

“你也要去?正好我也去,我们顺路。”张真源说话总是一副不急不缓的样子,带着笑意。

“你怎么不问我去干什么?”

“你不也没问我是谁?”

“废话,我都听到了你也姓张,刚才仗着新警察局长的官威进城,不是他儿子就是他私生子咯,张仕翀没儿子,那你就是——”

“私生子?”张真源接过话头,看着宋亚轩眼里的得意也不恼,微微转头看向窗外,若有若无的叹气道:“你说对了,我的确是私生子。”

“……”

“我叫张真源,你呢?”

“宋亚轩。”也许是没见过如此大方坦然承认自己私生子身份的人,反倒显得自己狭隘了,宋亚轩说话的底气弱了很多。

其实私生子也没什么,好歹还是有父母的,自己比他,可惨多了,不过也还好,至少他还有个哥哥。

宋亚轩的思绪逐渐飘远,他是敖三爷捡来的弟弟,听家里的下人说,哥哥捡回他时约摸四五岁的样子,浑身脏兮兮与乞丐无异,当时已经烧糊涂了,哥哥将他带回家治病,给他饭吃,让他念书,让他做他的弟弟。

他哥敖子逸,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个善人了。

“为何我被捡回来不是做什么下人小厮,反而成了你弟弟?”

“因为你天赋异禀,气质非凡,与众不同,一看就是我小龙王的弟弟!”

宋亚轩眨着眼睛看他吹牛,混世魔王又开始满嘴跑火车,一旁的阿程哥不屑,笑嘻嘻地说:

“因为你身上挂了块儿镶金的宝石,花纹繁复,古朴质雅,背面刻着宋亚轩三个大字,三儿一看大喝一声说:有钱!合着捡回来的是座金疙瘩,以后可指着你升官发财坐享荣华,这才让你做了弟弟。”

“呸,丁程鑫你尽胡说八道,小七你别听他的,丁程鑫你别跑看我小龙王的厉害!”说罢追着丁程鑫跑了一下午,非得让他知道混世小龙王的招数。

宋亚轩五岁以前的事情都记不清了,一切记忆的开端便是敖子逸视他为弟弟开始。

敖子逸在家排行老三,上头还有一对龙凤胎的堂兄堂姐,敖家大小姐在敖子逸八岁时便嫁入皇室,本该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该活在了这乱世中,跟着慈禧太后几次躲避外军侵略,不幸死在奔逃的路上,二少得知消息悲痛万分,一怒之下从了军,死在了战场上,至此,敖家孙辈只剩敖子逸一人。

宋亚轩成为敖府的人,是民国成立之前的事了,那时候敖子逸十岁,敖家还未生变故,他还见过那位皇亲国戚的敖家姐姐,顶着珠光宝气的花盆头不苟言笑的瞧着他,一言一行都是他从未见过的宫中做派。

“三儿非要他做弟弟,咱们家人丁稀薄,我瞧着也是个模样周正的孩子,气质不俗,将来必是人中龙凤,总不能没名没分的养在家中,择日子让他上了族谱,也算成全三儿一片心意,这事情还是名正言顺的好。”

那时的宋亚轩听不懂大姐的意思,懵懵懂懂只觉得这位姐姐威严的紧,见着她难免有些怯懦,等他现在能懂了,想亲近亲近这位姐姐的时候,敖府也早已物是人非。

“到了。”

张真源的车,停在了奉喜楼门口,在一众汽车之中也特别打眼,看着这位张公子不疾不徐心有方寸的做派,宋亚轩觉得,私生子,根本就是这人胡编乱造。

宋亚轩抬腿就往里走,张真源从后边儿过来往前追了两步拉住他:“你不会是去捣乱的吧?”

“你刚刚怎么不问我来干嘛?”

“我刚刚没觉着你是来捣乱的。”对上张真源一本正经的眼睛,忽然觉得这人实在有些憨得好笑。

“捣什么乱?京城警察局长的宴我一个平头百姓捣什么乱?你起开,我要吃饭。”

“哦,不捣乱就好,那你好好吃饭,我走了。”

“嗯,退下吧。”

说完,宋亚轩飞快得溜了,管他是张仕翀的儿子还是谁,可没功夫跟他磨蹭,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再晚他哥最喜欢吃的奉喜楼云腿汤可没了!

宋亚轩要了间能瞧见张仕翀宴客那边儿情况的包房,胡点了几样菜观察着那边儿的动静,看着张仕翀的胖脸没由来的一阵儿恶心,这卑鄙小人,当初贺伯伯在的时候算是百般谄媚,万般讨好,如今这春风得意的嘴脸,可算露出真面目了。

不多一会儿,丁程鑫出现在奉喜楼,宋亚轩不由一窒,如今张仕翀还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了,连阿程哥都亲自出面为他撑腰,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离那个位置,可只差一步。

可惜了阿程哥与他哥敖子逸早已闹翻,不然,得道升天的是他哥也说不定。宋亚轩摇摇头,为自己这没由头的异想天开好笑,他哥敖三爷,可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啊。

没等他念叨完,就看见敖三爷一阵儿风似的进了奉喜楼,身后跟着几个腰间别着枪的黑衣黑裤,还是那副龙王三太子的样儿,眼高于顶这词说得就是他哥。

北京黑道三爷,北京白道丁部长,齐了。

看来,今晚回家是不用给他哥带云腿汤了。

评论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