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别关注 | 不填坑

© 十五 | Powered by LOFTER

易燃易爆炸·第一章

设定:民国

第一章

三月,寒风凛冽,西伯利亚来的风一路横扫,冻住了北京的春,原本有点儿回暖的意思硬生生让这风一刮,刮回了冬天。院里的下人们捂着毛袖圈子,打着炉子三三两两聚在廊下说着闲话。

“这天儿一冷,三爷又该不高兴了。”

“砌,傻小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咱三爷高不高兴跟这天冷不冷没关系。”上了点年纪的老仆役老神在在地靠在柱子上,一脸地孩子你还年轻。

“那跟什么有关系啊?”

“七、爷。”

“七爷?”小豆子不明白了,又关七爷什么事了?明明三爷最讨厌的就是天儿冷。

“咱七爷不是去苏联进修那什么洋玩意儿么,每年都是天儿冷了就走天气回暖了才回,现在天儿又冷了,你说三爷不高兴的是什么?”

“自然是七爷一个人出去躲冷,留三爷一人在北京,不公平!!!”

“呸,个傻子。”老仆役一脸嫌弃的走了,仿佛从未见过这般傻货。

敖三爷站在门口听了几句,轻挑眉头,也是,天又冷起来,从北边回来的铁路八成又冻上了,也不知道宋亚轩什么时候才回得来。京城局势不稳也不是一天两天,外头更加乱得一团,等他这次回来,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放出去乱跑了。

“三爷,今晚六点奉喜楼您有个饭局。”管家从厨房端着刚沏的茶进了屋子。

“谁的?”

“张仕翀。”

“他呀。”

敖三爷话里话外透着些许不屑,区区一个靠着外家势力起来的阿谀小人,实在让人提不起什么兴致。“行了别忙活了去准备吧,丁部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丁程鑫,现任……部长,手里头有的是实权,张仕翀这个只会阿谀奉承的草包却恰好娶了丁程鑫的表妹,靠着老丁家的扶持一路爬到了警察局长这个位置,真是讽刺。

宋亚轩到北京的时候天都快黑了,照平日里再稍微晚那么一时半刻的也还是能进的了城的,可今天,守门的就死活不让进了,说什么天已经黑了明日再来。

“小哥,您别怪罪,头些日子城里才出了事,警察局的贺局长走在路上让人开枪打死了,现街上乱着呢,所以这门禁也是看各位守门大哥的心情,时早时晚的……”马夫常在京城来回进出得跑,消息是知道的不少的。

“贺局长死了?!”

“是呀!死了,还是警察局局长哩,刚走出警局一枪就没气儿了,手下都没来得及反应。”

“凶手抓到了吗?”

“抓了,抓了,说是个抗日分子,过两天就要给枪毙了。”

“是么……”

北京的警察局长贺骏之竟然死了,马车里坐着的人一时之间有些恍惚,贺家,与敖家三世交情,他此去苏联回来,还带了去贺家登门拜访的礼物,贺伯伯竟然,死了?!

“客人,趁天色还早呢要不我们折去水仙镇,兴许还有住处……”

正说着,远处驶来一辆黑色轿车,车身不可谓不奢华,别克Master6的限量版,现如今配得起这车的身份可不多,车里的人却是一张陌生的年轻面孔,也不过几个月不见,北京这又是出了什么新贵了。

别克车缓缓停在城门口,站岗的守卫恐怕是见了车牌,立刻点头哈腰的靠了过来,宋亚轩从马车里探出半个身子,想看看这位别克兄是何方神圣。

“张公子,您回来了。”

那人侧脸,微微点了下头。

“那您快请吧,张局长今日新官上任,酒席怕是已经摆上了您快请吧迟了可就是小的的罪过了。”

那人没有说话,约摸是递了个眼神,门口的守卫一阵点头哈腰准备让行。

“等一下!”

张公子?北京内可从来没有过什么张公子,又跟警察局的新来的张局长有关?宋亚轩向来讨厌张仕翀一家,此时不耍耍无赖就不是他宋七爷了。

“他不能走!”宋亚轩跳下马车,装出一副愣头愣脑的模样“凭什么他开车的能进小爷骑马便让明日再来?又不是什么皇亲国戚,大清可早亡了!”

张真源顺着声音的来源回头看,却是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不对,应该说是个好看的有些过分的少年,明眸皓齿,眸若星辰,只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十分可爱。

“瞎嚷嚷什么呢?让你走你就走——”

“怎么回事?”

宋亚轩看见别克车里的人下了车,朝着守门的士兵走了两步,打断他们嘴里难听的嚷嚷。也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只见那人回头望着他,说:

“还进城吗?我带你走。”

声音不疾不缓,宛若溪流缓缓徐行,带着几分成熟稳靠的力量,宋亚轩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人的样貌,双眼静如深潭似蒙了层薄雾,却透着暖意,嘴角微微上扬,不经意侧脸就能看见完美的下颌线。

公子如玉,举世无双。

“好。”


评论 ( 4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