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别关注 | 不填坑

© 十五 | Powered by LOFTER

第二人生03


黑暗,周围是昏昏沉沉压抑的天光。本该繁华的街道却一个人都没有,程以鑫从路中央缓缓爬起来,一手扶着额头,他并没有发现自己已是满手鲜血。

好痛。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程以鑫觉得这一瞬间脑袋有点儿缺氧,发生了什么?这是哪儿?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看着周围熟悉的建筑物,他有点儿懵,心里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浮现,而他自己却回答不出。勉强支撑着自己站起来,朝家的方向走去。

熟练的用钥匙打开门,换上拖鞋,开窗子透气,给自己倒了杯水,程以鑫忽然发现,他好像不记得自己是谁,刚刚做的这一切,就像是本能一样,重复着曾经发生过的。

我是谁?程以鑫回答不出。他觉得恐慌,他本能的觉得不该是这样,他应该知道自己是谁的。看着镜子里的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头黑发衬得脸色愈发惨白。额头已经被磕破了,鲜血流遍了半张脸,血凝固结痂,显得血腥诡异。

程以鑫本能的觉得他应该会很怕很怕,可他手上却已经开始清洗脸上的血迹。变成这样,大家会担心吗?等等,他猛地抓住心里的想法,大家?那是什么。

他觉得很难过,他发现自己只要想用力的思考什么,就会头疼,就像千万只蚂蚁在啃噬自己的大脑,就像大脑里的每一根筋都要爆炸一样,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怎么了。

程以鑫只好按着自己的本能开始行动,走进厨房烧开水,煮面,吃面,洗碗,看新闻,洗澡。

这就是自己的生活?总好像缺了些什么。

程以鑫躺在床上安静入睡,昏昏沉沉间想到,今天家里没有出现私生饭,可以安心睡觉,助理明天老早就会过来催他准备,简亓和陶桃明争暗斗得来的资源也需要他花更多的努力才能出色完成……

等等,

我是程以鑫。

他猛地睁眼,是个恶梦。

“你醒了!”眼前是一张陌生的脸,面容白皙,身材高大。看看周遭的环境,不是家里,似乎是,医院。

“你是谁?”程以鑫感觉喉咙干涩,似乎不怎么能发出声音,身体不由自主开始紧绷,做出防御姿态。

“我是达西,受雇于AZY特保公司,是敖三爷让我过来的。”达西伸手给他倒了杯水“我们见过的,那天晚上,你晕倒了。”

程以鑫觉得记忆开始回炉,想了起来,敖三派来的人,总会是靠得住的,那天看见达西之后,似乎绷紧的神经忽然放松,却没想到自己竟然晕倒了,也是够丢脸了。

“先喝点水润润嗓子,你感觉怎么样?”

“谢谢。”接过达西递来的吸管,象征性喝了两口,嗓子瞬间舒服许多“只是有一点头晕。”

“你先别睡,我去叫医生。”

“嗯。”

大概是达西通知了敖三,程以鑫醒来没多久,许久不见的大忙人敖三爷与医生前后脚出现在病房。经纪人简亓还在处理因为他的突发住院而耽误的行程,大概会晚一些到。

“阿大,你命可真大。”敖三左瞧瞧右看看又听医生说没什么问题了,拖着把椅子翘着腿对坐在床前。

“有你这么说话的?什么狗屁朋友快滚出去滚出去。”

“来,说说呗,吃了多少安眠药?”

“安眠药?”程以鑫满脑子问号,关安眠药什么事?

“你自己安眠药吃多了进医院睡了三天你不知道?”

“啥?”

看着程以鑫一脸迷茫,敖三与达西对视一眼,心快速下沉。

“你的意思是你没吃安眠药?”达西两眼一瞪,意外地有些吓人。

“……吃了……”程以鑫被吓了一跳,从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试探性地说“就半片,我第二天有通告不敢多吃……”

“半片?”

“半片!”

“你知不知道你是安眠药过量才进医院睡了三天?”

“!”程以鑫瞪大眼睛“怎么可能!”

嗯?原来不是因为惊吓过度进的医院?

“睡了三天可不是半片安眠药能做到的。”敖三语气骤然变冷。

“可是我自己……没吃过那么多……”

敖三与程以鑫对视,原本轻松的气氛瞬间凝固,多出来的安眠药,哪儿来的?

“信的事情,交给达西,安眠药的事情,我会去查,别怕,我永远都在。”敖三忽然站起来抱了抱自己的兄弟。这么些年下来,他的朋友,可就剩程以鑫一个了,但凡敢动他的人一根汗毛,必让对方无路可走。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件事要告诉你”敖三示意达西。

“我在您家找到了三个窃听器和两个微型摄像头,分别装在您的卧室,客厅,还有……”

“???”

“浴室。”

“什么?!卧槽谁他妈在别人浴室装监控变态吗有毛病是不是报警行不行?!”程以鑫一阵毛骨悚然,难怪最近在家总觉得有人盯着他竟然是这样???

“冷静……”达西急忙补充“浴室那个已经坏了……”

程以鑫简直毛骨悚然,家里那么多不知道什么人装的监控设备,每天回到家活在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监控之下,不知道别人要对自己做什么,这样的生活,病态疯魔!





评论 ( 2 )
热度 ( 33 )